Bank3.0的發展已經蔓延到全球金融業,台灣也不例外。隨著大數據、雲端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創新和發展,台灣金融業正在經歷結構性的轉型挑戰。Fintech興起,越來越多創新的金融服務與競爭者加入市場,金融業的人力結構也面臨巨大轉變:不僅傳統銀行對Fintech人才的需求與日俱增,新興Fintech企業也進入市場攪動人才池。大趨勢下,台灣金融市場的人才流動呈現出哪些新趨勢?人才如何把握機遇提升競爭力?Michael Page(台灣)招募顧問Penny Wang結合多年招聘經驗,展開解讀。

Fintech掀起人才爭奪戰,新競爭者攪動人才池

Fintech浪潮席卷全球,台灣也處浪潮中心。根據金管會數據,2018年台灣Fintech領域的投資金額比2017年成長59%,首度突破100億。智慧客服機器人、行動支付、人臉辨識等應用成爲台灣各大銀行和金融機構追逐的熱門趨勢,虛擬貨幣崛起,區塊鏈興盛。“台灣金融領域的新創企業中,70%都和虛擬貨幣有所關聯。”Penny介紹,“不管是做交易,資金募集,還是做IPO服務,虛擬貨幣取代了傳統的媒介(銀行、券商)。隨著法規逐漸鬆綁,這一領域還會持續拓展下去。”

與此同時,開放銀行(Open Banking)作爲Fintech發展的一大突破,也將落地台灣。Penny介紹,台灣的金管會正積極研議開放。政府6月底會發放‘開放銀行’的牌照,目前有三家機構在角逐。“屆時將會有大量新增職位需求,因爲過去沒有相關類型的職位和人才。”

開放銀行指在取得消費者同意後,透過應用程式介面(API)與其他銀行或是第三方金融業者的合作,藉由取得消費者資料,提供更加個人化的金融服務。香港、澳洲、英國、以色列、墨西哥等國政府,近年都陸續在推廣開放銀行概念。

隨著傳統銀行轉型進入Fintech領域,全新的Fintech企業不斷出現,Fintech領域競爭的白熱化帶來了一波人才的爭奪戰,也對金融人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Penny認爲,隨著開放銀行的落地和Fintech的不斷深化,金融業將變得更加開放,人才的雙向流動將更爲頻繁。“以前如果一個候選人沒有金融背景,是很難進入金融行業工作的。但未來隨著科技的應用,其他産業的人將有機會打破壁壘,從事金融領域工作。” 她說,“對外部人才來說,這意味著更多的機會和可能性。但是對傳統金融人才來說,則意味著他們將面臨更加嚴峻的競爭。他們要有危機感和未雨綢缪的能力,思考如何提升競爭力來應對未來的挑戰。”

台灣金融業在數位轉型過程中,跨部門的合作與產品開發已蔚為常態,對跨領域、複合型的人才要求越來越高。“企業不僅需要金融背景人才,還需要技術背景的人才,以及具有産品策略的人才。”Penny建議,“如果候選人是傳統金融背景人才,需要持續關注整個市場的趨勢、了解科技領域的流行工具和方法、懂一些技術常識。”

她同時也坦言,目前市場上這樣的人才並不多。“所以很多人才可能會選擇在工作中提升自己,或者去修讀資訊工程相關學位。未來三到五年後,可能就會成爲市場上最搶手的候選人。”

此外,Penny建議,人才在一家公司3-5年就可以去觀察一下外部的機會,不一定要跳槽,只是看看外部機會,看看同行業別的企業在做什麽,從而不至於和市場脫節。也可以定期與招募顧問接觸,了解市場的最新行情和趨勢,規劃職業生涯。

在她看來,優質的人才要具備在不同市場內轉變思維的能力,金融市場的很多工作未來很可能被機器取代,要有未雨綢缪的能力。隨著全球化越來越深入,英語能力、溝通能力和跨部門合作能力將會變得越來越必須。

外商銀行人才流失,本土金融機構成就業“新寵”

Fintech的興起也間接導致外商銀行的人才流失到台灣本土金融機構,這也是台灣金融業人才的流動的另一大趨勢。由於受到全球總部的限制,外商銀行在台灣的轉型相對緩慢。而台灣本土銀行和本土金融機構則在數位轉型方面更加靈活,更有動力進行新的嘗試,加入Fintech的新浪潮中,從而吸引了不少人才的駐足。

“不僅是剛畢業的職場新人想要加入本土金融機構,連外商銀行的金融從業者也對本土平台的新興職位很感興趣,很想嘗試新的機會。”Penny介紹,吸引他們的是自我發展的舞台和機會。在本土金融機構,金融人才可以有更大的自由度和自主性,發揮自己的構想,而不用受到總部框架的限制。同時,他們可以調動更多的資源,組建團隊開發産品,公司也相對沒那麽保守,會更開放包容,給員工試錯的機會。此外,外商銀行在全球範圍內撤資、改組等問題,也讓外商金融從業者産生了強烈的不安全感。

但她也透露,本土銀行的薪資架構和薪資水平與外商銀行仍然有很大落差,做事風格、文化制度等也不盡相同,人才跳槽後往往需要一段時間的適應期。“作爲招募顧問,我們會在面試時告訴轉型跳槽的候選人未來可能面臨的狀況,讓他們自己去考慮和思考解決的辦法,讓他們有心理準備。”

對於傳統外商銀行來說,人才挽留成爲他們的一大重點。Penny表示,不少傳統金融機構也在做轉型,導入數字化或自動化的系統。在人才短缺時期,他們會嘗試用靈活用工的招募方式,招募短期的員工來彌補人才短缺。

此外,不少傳統外商銀行也會提供內部人才發展計劃和全球流動的機會,來吸引和留住人才,並幫助人才轉型。

在Michael Page的“明日英才”系列文章中,GCB 台灣花旗銀行技術主管 Vincent Lin就曾表示,全球發展的軌跡以及迅速升遷的機會,是花旗吸引科技業人才投履歷的主要誘因。花旗有一項年度人才發展計畫,為資淺的員工提供輪調至各團隊或各區域的機會。

他表示:“計畫為期約一至兩年,員工可以到其他地區主持專案,結束後會檢視績效,作為職涯發展下一階段的基準。”他認為,這種加速推進的培訓方式能收獲互利雙贏之效。“這種做法能提升員工的動力,讓他們深入瞭解花旗在其他地區的營運狀況,對花旗來說,則可以在跨國環境中善用員工的強項。”

如果您有招募或求職需求,請我們

已有超過6萬註冊用戶,加入他們!
立即註冊,即可每周通過郵箱獲取免費職場資訊,開啓職業生涯新高度。

憑藉我們的資源來宣傳你的職位

Advertise Your Role With ReachTal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