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3 月,PageGroup首席執行官 Steve Ingham在瑞士滑雪度假時,不慎失去控制從15英尺高的峽谷跌落,被岩石反彈後摔進了一條小溪裏。Steve的脊梁骨和肋骨被摔斷、雙腿隨即失去知覺,在昏迷三天並經過三周治療後,他幸運地被搶救過來,卻永遠地失去了雙腿功能,只能依靠輪椅代步,並失去了左耳大部分的聽力。“我意識到自己癱瘓了!” 他說。

但這並沒有阻擋Steve停下PageGroup的營運工作,哪怕是隨後三個月的艱苦康復訓練期間,他仍然參加董事會會議、處理郵件、與同事保持溝通並管理著日常事務。新冠疫情來襲,在他的帶領下PageGroup挺過疫情,取得了不錯的業務成績。

Steve感嘆,這次事故爲他關上了一扇窗,卻意外打開了一扇門,得以窺見一個以前從未思考過的朦朧世界:作爲身障人士,在普遍被非身障人士主導的就業市場,仍然可以有一席之地。近日,他接受英國《泰晤士報》專訪,回顧了自遭遇嚴重滑雪事故後的艱難復健路和對身障人士就業的思考。他說他想成爲年輕身障人士的榜樣,鼓勵身障人士積極爭取職場權益,也建議企業減少偏見,儘可能提高身障人士接觸企業的便利程度。“與身心健全的人相比,大多數身障人士可能每一天都在克服更艱鉅的挑戰。不得不克服這些挑戰的人通常會從中學到很多,因此也具備很多亮點。”

以下爲《泰晤士報》報導全文。
 

遭遇事故後,Steve Ingham 立刻就意識到自己癱瘓了。2019 年 3 月,在瑞士滑雪度假時,英國富時 250 指數成分股招聘公司PageGroup的首席執行官在一個狹窄的角落失去控制,從 15 英尺高的峽谷上跌落,被岩石反彈,摔進了一條小溪裏。

Steve摔斷了脊梁骨和肋骨,但58歲的他在冰冷的溪水中意識很清醒。“我當時想,‘天啊,好冷啊!’但我的雙腿沒有知覺。這是我身上唯一沒有感覺到冷的地方。我知道我的傷非常嚴重。”

這樣輕描淡寫的敘述淡化了事故的嚴重性:事實上,Steve的雙腿永久失去了功能。他經由空運從翁根轉至伯恩的一間醫院,昏迷了整整三天。醫生必須針對他的低體溫症進行治療,並且不得不從他被刺穿的肺裏放血。

在瑞士經過兩周的救治以及在一間NHS醫院治療一周後,他轉至位於艾爾斯伯裏的私家醫院 Royal Buckinghamshire Hospital 進行了爲期三個月的艱苦復健,在此期間,他沒有停止過 PageGroup 的運營工作。董事會會議在靠近特靈(Tring)的一家酒店進行。

Steve曾是一名橄欖球側衛,身高 6 英尺 4 英吋的他曾經每天跑步上班,自 2006 年以來一直領導著這家市值 15 億英鎊的公司。現在,他變成了身障人士權利的擁趸者。在事故發生後第一次接受報紙採訪時,他說他想成爲年輕身障人士的榜樣,這些年輕身障人士中的許多人都無法進入職場。 

Steve表示:“坐在輪椅上的首席執行官非常罕見,但我就是這樣的首席執行官。”這場事故還使他失去了左耳大部分的聽力。

現今,各行各業都湧現了旨在增加女性和少數族裔人的抗爭,但人們在多元化議題中有時會忽略身障問題。根據慈善機構 Scope 的數據,英國有 1,410 萬身障人士,並且在處於工作年齡的成年人中,有 19% 患有生理或心理障礙。

巨大的就業差距已經拉開。英國國家統計署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的數據顯示,2019 年,81.8% 的非身障人士保有工作,而只有 53.2% 的身障人士能夠穩定就業。身障人士的工資很可能低於非身障人士。根據英國工會聯盟 (Trades Union Congress) 的數據,身障工作者每小時比非身障工作者平均少掙 2.10 英鎊,即 20%。假設身障工作者每周工作 35 小時,其年收入將比非身障工作者少 3,800 英鎊。

Scope 估計,有 100 萬身障人士想要工作,但沒有機會。他們面臨的阻礙包括僱主的偏見、對成本的擔憂,以及嚴格的法定病假工資制度。

互助

Scope 的策略總監 James Taylor 表示:“一些僱主認爲僱用身障人士的成本很高,並且伴有風險。人們對身障人士能做或不能做的事情抱有某些相當過時的成見。”
Steve的事故使他開拓了眼界,看到了一個他以前從未考慮過的世界。“這個世界有很多錯誤。我才剛剛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他表示,“雖然不能帶來太大的改變,但我也許能夠造成一點影響。我有時間,還有一個平台。” 

他還有一個榜樣——Hiroki Takeuchi。2016 年,在結婚三周後,這位初創支付提供商 GoCardless 的聯合創始人在倫敦攝政公園 (Regent’s Park) 騎車時被車撞了。他的脊椎被壓碎,導致他腰部以下癱瘓。他在三個月後就重返了工作崗位。

Steve出事後,他和 Hiroki Takeuchi 在共同朋友的引薦下結識。34 歲的 Takeuchi 表示:“脊髓損傷讓我們接觸的世界變小了。我們成爲了好朋友。” 

Steve 向 Takeuchi 諮詢了一些瑣碎的事,比如怎樣拆卸輪椅和上車,他在此過程中獲得了勇氣。“知道這些事情能夠實現令人感到欣慰。”他說。

Steve和 Takeuchi 承認,他們重返職場的過程更較爲順暢,是因爲他們都比較幸運,擔任高級職位。Steve在他位於倫敦北部聖約翰伍德的家中安裝了電梯,並且購買了兩把高端椅子。“我很幸運。但大多數人沒這麽幸運。”他坦言。 

Takeuchi 也表示,他的團隊、投資者和董事會都非常支持他,能夠以他認爲合適的方式重新定義他的角色。他試圖“將更多權力下放給團隊”,並且不再進行“微觀管理”。

回到辦公室後,Takeuchi感到精神煥發,但很快就發現,坐在輪椅上很難在緊密擺放的辦公桌之間穿行。對此,Takeuchi 說:“這讓我有了全新的視角,我變得更有雄心,想取得更偉大的成就。”他的雄心似乎起作用了:GoCardless 上月融資 9,500 萬美元(7,000 萬英鎊),估值達到近 10 億美元。 

2019 年 7 月,Steve坐出租車回到了 PageGroup 位於倫敦市中心的辦公室(他現在開的是一輛經過改裝的現代牌電動汽車),他想證明,坐在輪椅上也可以做好自己的工作。“我覺得這和之前沒什麽兩樣。我還是跟之前一樣討人厭。”他開玩笑道。

然而,他很快就發現,僅依靠“富麗堂皇的辦公室”利用“身障人士專用廁所和電梯”來支持身障人士還遠遠不夠。

Steve認爲:“我想看到的是,企業儘可能提高身障人士接觸企業的便利程度。這可以從他們的網站開始。大多數職位空缺都是在網上發佈的,但如果因爲看不到或聽不到而無法訪問那個網站,這對身障人士就沒有任何意義。” 

他承認,在爲身障人士改善條件方面,PageGroup“還沒有做到我們應該做到的程度”,如果人們認爲他不過是一位“只會誇誇其談,卻不會付諸行動”的首席執行官,他也能理解。“但事實上,我是坐在輪椅上的,所以很可能我不只是隨口說說。”

Steve正在對 PageGroup 在全球各地的 6,700 名員工進行調查,以分享問題和解決方案。他認爲:“當我知道目前存在哪些問題,就可以開始嘗試改善人們的生活。”他將制定聘用身障人士的目標,並且比例至少要符合身障人士在總人口中的比例:“我們也想成爲社會的代表群體。”

許多身障是無形的。28 歲的活動家兼政策顧問 Sophia Kleanthous 正與子宮內膜異位症引起的慢性疼痛以及心理健康問題作鬥爭。爲了應對健康問題,她兩度從大學退學,她表示她的工作經歷“基本都是負面的”。

據稱,一名僱主在她精神“崩潰”的第二天就解僱了她。另一位僱主在她透露了自己的情況後撤回了工作邀請。她說:“我們不僅要與自己的身體狀況作鬥爭,還要與社會對身障的看法作鬥爭。”

而新冠病毒可能會加劇這些問題。身障人士慈善機構 Leonard Cheshire 發現,71% 的身障工作者都受到了收入減少、失業或被迫休假的影響。該機構還發現,在大約 500 名接受調查的僱主中,近一半的僱主因爲擔心自己無法在疫情期間爲身障人士提供支持而拒絕僱傭他們。

可喜的是,許多身障人士擁護者長期以來一直呼籲的工作方式改變——例如彈性工作和居家辦公——即將變得越來越普遍。

2018 年,普華永道 (PwC) 的一名客戶關係經理 Chris Keogh 在踢足球時扭傷脖子並因此癱瘓。他表示,改爲遠端工作讓他感覺“更有效率”,因爲這樣消除了“去辦公室或與客戶會面的壓力”。

與此同時,僱主們越來越多地看到了聘用身障人士的商業優勢。在 Steve看來,“與身心健全的人相比,大多數身障人士可能每一天都在克服更艱巨的挑戰。不得不克服這些挑戰的人通常會從中學到很多,因此也具備很多亮點。遺憾的是,人們很少注意到這些亮點。”

招聘公司祈求更光明的未來

聖誕節後的第一個工作日通常是 PageGroup 最忙碌的時間。僱主們開始重新招聘員工,蠢蠢欲動的求職者也在考慮換工作。

Steve Ingham 希望,明天將開啓比 2020 年更加光明的 12 個月。PageGroup 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盈利爲 1.435 億英鎊,同比下降了 32%。Steve表示,儘管第二波疫情爆發,2020年第四季度的營收情況仍有所改善,但2021年仍然是一個艱難的財政年度。“我們的收入會比平時少很多。”他說道。 

2020年 1 月,當中國開始封城時,Steve第一次感受到了新冠肺炎的影響。這對公司造成的最直接問題是,無法面對面進行招聘面試。在這種情況下,技術可以實現無縫銜接。 

2021年的宏觀經濟狀況可能更令人擔憂,儘管PageGroup 在中國和日本的業務已經恢復到了同比增長狀態。

Steve希望,歐盟貿易協議將幫助英國業務迎頭趕上。“英國脫歐的消息絕對是好消息。任何不確定性都會讓人們放棄招聘或換工作。”他表示。 

隨著在疫苗方面取得積極進展,全球各地有望在春季恢復傳統的面試方式,但在疫情期間出現的一些創新將成爲永久性的,例如在求職的早期階段進行視頻面試。正如Steve所說:“毫無疑問,我們會從封鎖中學到東西。並非一切都是負面的。”
 

已有超過6萬註冊用戶,加入他們!
立即註冊,即可每周通過郵箱獲取免費職場資訊,開啓職業生涯新高度。

憑藉我們的資源來宣傳你的職位

Advertise Your Role With ReachTalent